Ciel

万年潜水党

独白

  α重度ooc(我真的尽力了)
  β脑抽产物,短打,非常短
  γ文笔烂,还请多多指教。

  我是浅野学秀。
  一直以来,我的生活中只有敌人和手下之分。每天千篇一律的学习,不断前进,以达到所谓的父亲的要求。渐渐的,我好像变得越来越游离于众人之外,即使表面上我依旧是那个完美的学生会长,温柔而善解人意,但我知道,我从未将任何人放在眼里。换句话说,我看着他们,宛若坐在公交车上隔着玻璃看车下的那些人来人往,他们的任何举动都与我无关也没必要关注。没有东西能令我感兴趣,我不知道除了打败父亲这个目标以外我还能干些什么。我不断的强调打败父亲这个目标,以此来让自己确信自己活着的意义。可这个目标也是在父亲的影响下才产生的,并非我自己的。
   一次意外,一个红色的身影猝不及防地闯入了我的世界。他强大而又嚣张,久久迷失于荒漠的我找到了前进的方向,是的,我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有了我自己的想法,我想――打败他。
   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比赛,各有胜负,可真论起来,到底是他略胜一筹 。我变得越来越关注他,我以为这只是我强烈的胜负欲作怪。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们每天开始一起学习。我和他争论题目,我说的面红耳赤,转头却看到了注视着我的他,他正好沐浴在阳光之下,一向嚣张的红发也因阳光的照耀而显现出了一丝温暖,我看到了倒映在他眼中的我,我忽然产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要是能让他一直只看着我就好了。“呐,会长大人,你脸红的样子真可爱。”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却无法平复刚才听到他用他一贯散漫的语调说出会长大人这四个字时那种整颗都心脏仿佛被攥紧的心情。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但我不敢承认。我故作镇定地和他继续讨论完题目,并以学生会有事的拙劣借口落荒而逃。
    刚关上自习室门的那一瞬间,我就开始后悔自己慌张时的口不择言。那么拙劣的借口,他一定看出来了吧。我慢慢地走在回学生会的路上,回想起刚才的情形,又突然想起自己每天上课时都在期待着放学和他一起学习,听到赤羽业这三个字就会冒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连一向不喜甜食的自己也开始喝草莓牛奶。神原莲还因为这个说,想不到会长居然有一颗少女心,喜欢喝这种东西。自己开始喜欢喝草莓牛奶,应该是因为他身上总是有着这种气味吧。
   我大概是真的喜欢他吧。
   回头看向自己刚出来的自习室,黄昏时的阳光有些昏暗,可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我心心念念的红色身影站在窗边,大概是没想到我会突然回头,他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朝我招了一下手,依旧是他一贯散漫的姿态,我嘴角忍不住的微微上扬。
    我喜欢的人刚好也在注视着我。
  

一见钟情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私设雷狮卡米尔年龄差十岁#
 #小学生文笔#
  #一见钟情#

  半醉半醒的雷狮在狭窄的小巷中跌跌撞撞地走着,手里还掂着一瓶只喝了一小半的酒。月光清冷,洒在地面上,一切都显得静谧而又美好。但从前方传来的打骂声却破坏了小巷的安静以及雷狮的好心情。
  雷狮渐渐走进,发现是几个小孩在欺负另外一个瘦瘦小小,衣服破破烂烂的小孩,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说一个孤儿就该被欺负。以雷狮的性格应该会漠不关心地走过去,毕竟这种事情多的数不胜数。但就在雷狮打量这个被打的小孩的时候,看到了他的那双像大海一样湛蓝的眼睛。那双眼睛平淡无波即使是那双眼睛的主人在挨打,这让人不由自主地怀疑被打的到底是不是他,尤其是他眼睛的颜色,蓝得像大海一样,完美地戳中了雷狮隐藏的极好心愿――在碧蓝的大海上做一个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海盗。雷狮鬼迷心窍地走过去,赶跑了欺负他的小孩,站在他缩成一团的身子前面,向他伸出手“跟我走吧,以后我就是你大哥。”那个孩子抬头看他,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很久,雷狮直直地和他对视,那个孩子最终缓缓地点了点头。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在小巷里,雷狮在前,那个孩子在后。清冷的月光洒在他们身上,拖出两道长短不一的影子。
  到了雷狮住的地方,雷狮让他先去洗澡,并把自己的衬衫拿给他穿。那个孩子洗完后出来,身上罩着雷狮的衣服,宽宽大大的,显得身形更为消瘦。头发湿漉漉的,洗干净的小脸上有一小块淤青,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颇为刺目。
  两人面对面地坐在沙发上。“你叫什么名字”雷狮问道,一片沉默。“是没有,还是不愿意说”雷狮的食指慢慢地轻敲桌子,每一声好像都是在象征着雷狮耐心的下降。“...没有,我没有名字。”雷狮稍稍平静了一点,“那你几岁了?”“十岁”毫不迟疑的一个回答。雷狮眯起了双眼,“卡米尔,以后你就叫卡米尔。我是你大哥,记住了吗?”“好的,大哥。”
  雷狮现在和卡米尔并排躺在床上,原本那躺雷狮一个人绰绰有余的床现在变得有些拥挤,而卡米尔似乎察觉到了,装作不经意往床的边缘靠近。雷狮一把揽住卡米尔,“一会儿就该掉下去了。”卡米尔浑身僵硬的被雷狮搂着,“你还没多胖,占不了多少地方。”雷狮借着月光看到了卡米尔脸上微微泛起的红晕。
  清晨,卡米尔醒来的时候雷狮依旧维持着昨天晚上抱着他的姿势。卡米尔想不惊动雷狮悄悄地起来,可还没等卡米尔有所动作,雷狮已经睁开了眼,紫色的双眸看着卡米尔,一动不动。一股沉默的氛围弥漫起来,雷狮率先打破了沉默,“你难道不应该跟我道个早安吗,卡米尔?”“早...早安,大哥。”“早安,卡米尔。”
  雷狮没有再逼着卡米尔说话,起身去洗漱。而卡米尔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雷狮洗漱完后,看到卡米尔依旧在发呆,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果然和想象中的一样软,雷狮心想,嘴角微微勾起。“卡米尔,你喝牛奶吗,家里只剩这个了”“啊,喝。”面对雷狮的亲昵,卡米尔有些无措。“一会儿我去买点儿吃的,顺便给你买几件衣服。”“谢...谢谢,大哥。”雷狮心情很好的喝着他并不怎么喜欢的牛奶。
 

夏天居然有这么凉快的天气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短的不能再短#
    #写这个的主要原因是昨天晚上天气非常凉快#

    夏天的夜晚很少有这么凉快的天气,卡米尔一边想一边安静的看着书。指尖压在书页上在昏黄的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白皙,却久久没有任何翻页的意图。
    雷狮出去了,时钟的指针渐渐划过了十二点指向一点。啪,卡米尔烦躁得合上了书。不会又夜不归宿吧,还是酒喝多了找不到回来的路?穿戴好衣服,拿上钥匙,万事妥当,卡米尔准备出门去雷狮常去的几个酒吧找人。刚打开门,一个充满酒味的人就倒了下来。他刚刚应该是背靠着门坐在地上,门开后,因为没有了支撑物而倒了下来。
    卡米尔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最终认命地把他拖了进来。因为他是雷狮。
    卡米尔费力地帮雷狮换完衣服并将他扔上床后,准备回自己卧室睡觉。砰――,雷狮从床上掉下来了,并且终于醒了,卡米尔扶着雷狮到床上,途中雷狮还口齿不清地对卡米尔说着什么,卡米尔听不太清,但不外乎是一些类似卡米尔最好了的话。将雷狮放好后,卡米尔准备离开,但手腕却被雷狮突然一拽,然后因为惯性倒在了雷狮身上。雷狮抱住卡米尔嘟囔着要一起睡,卡米尔本想站起身回去,但雷狮抱得太用力卡米尔挣扎了好几下都没有成功,然后他看到了雷狮的脸,喝醉后的雷狮不再那么张扬,他的眼睛闭着,显得很乖。卡米尔心里一软,不再挣扎,小心翼翼地回抱住雷狮,闻着以前很讨厌的酒味慢慢地睡着了。
    清晨,雷狮先醒,宿醉后的头疼使雷狮烦躁不堪,但当他发现怀中的卡米尔后,一切好像都变得那么美好。微风吹过,将雷狮卧室的窗帘微微掀起。雷狮轻轻地亲了卡米尔的脸一口,继续抱着卡米尔准备睡个回笼觉。睡着前,雷狮心里还默默感慨夏天居然有这么凉快的天气。